品书网 > 其他小说 > 长鹰三式 > 第六章手刃

第六章手刃(1 / 2)

推荐阅读:

手刃顽凶

司马智远在重伤之时,不经意的施出绝世身法,不但令鲍玉大吃一惊,就连一代枭雄的肖阳春也暗自心惊,他满怀狐疑的眼光瞟了司马智远,连声赞道“不错,不错,司马公子刚才施展的身法,老夫很眼熟哇。”

司剑雄惨死之谜,如拨云见天,真象大白。仗义解围的肖阳春,不但是杀害司剑雄的凶手,而且还是江湖上淡虎色变的一代大魔头百变书生。

在场之人知道肖阳春就是百变书生时,不觉倒抽了一口冷气,知道今夜凶多吉少,眼里都流露出一种胆怯。

司马智远避开肖阳春的问话,厉声问道“你真是百变书生吗?”

这时,从庙里跑出的趟子手几乎全部都中了百变书生的玄阴紫煞青掌,纷纷倒在地上,四肢发抖,脸色苍白,浑身被一层白白的霜雾裹住,仿若雪中的冰人。

百变书生虽见事情已经败露,但对方大势已去,,在也用不着藏头露尾。大大方方地对司马智远说道“不错,老夫正是百变书生。你是如何知道的?

司马智远把手中的假手指在空中一扬,道“就凭这个。”

百变书生一见司马智远手中的假手指,不觉一楞,随即,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,才发觉戴在食指上的假手指不知什么时候丢失。白变书生尴尬地笑了几声,随后,轻描淡写地说道“大惊小怪。是又怎样,不是又能怎样,你又能把老夫其奈何哉?”

杨风皎知道肖阳春的真实身份后,如负重释,一直双眉紧锁的粉面,撄唇绽放出一丝神秘的微笑。

司马智远斩钉铁截地对百变书生说道“血债血还!”

百变书生以瞧不起的眼神瞅了司马智远一眼,轻视道“哼,凭你哪两手三脚猫功夫,还想和老夫决一雌雄,真是白日做梦!”

司马智远平静地回答“鹿死谁手,谁也说不清楚。”

百变书生大言不惭地吹嘘道“凭你这几个江湖末流,老夫还未放在眼里。当今武林能接下老夫这一掌也是屈指可数。别说江南杨家八臂神龙杨灿,就是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大悲禅师能接下老夫一掌,也并不十分轻松。”

话音刚完,百变书生撮嘴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声,刹时,数十名黑衣杀手从天而降,把司马智远等人团团围着。

场中形势急转,四周气氛十分紧张,仿若掉如冰窖里似的令人窒息。

百变书生望着场中的司马智远“嘿嘿”冷笑,用一中轻蔑的语气奚落道“阁下以长鹰三势为诱饵,目地就是要引老夫露面。心思缜密,用心良苦,果然安排得天衣无缝。真是不可小觑啊!可惜呀,长鹰三式已被老夫拥有。而你死到临头,还想困兽犹斗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他不愧为黑道一代枭雄,明白其中的利弊后,仍然胸有成竹,连声冷笑道“年轻人,好心机,好智慧!大智若愚,深藏不露,老夫精心设计的布局,你又是如何识破的?”

司马智远好像智珠在握,毫不理睬百变书生的辛辣讽刺,凝视眼前的杀父凶手,显得格外的冷静。他强忍心中的怒火,目光炯炯,注视着百变书生,语气不快不慢地回答道“吾父一身修为足可跻入江湖高手之列,虽惨死书房,但现场并无打斗痕迹。凶手若不是道上朋友或就是熟人,谁又能将他一招毙命呢?”

百变书生点头应道“不错,得有点道理。你以长鹰三式作诱饵,凭什么原因就敢断定老夫必来劫镖呢?”

司马智远谈谈一笑道“师傅曾给我讲过许多江湖轶事,玄阴紫煞青掌独步江湖,堪称一绝。但玄阴紫煞青掌的唯一克星就是长鹰三式。”

百变书生闻听,若有所思,抬头冷笑道“可惜,大悲禅师已不过问武林大事。放眼江湖,谁是老夫的对手?”他傲慢地抬头继续问道“司马雄之死,本座做得天衣无缝。你又是如何断定是三当家所为?”

鲍玉经过这场大起大落的事情后,对司剑雄的惨死,感到十分内疚。他望了身旁满脸沮伤的结拜兄弟王良刚一眼,万分感慨道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何苦哟!”

司马智远一声叹息,心情矛盾的望了一向对自己和蔼可亲的王良刚,玉面一整,目射惊芒,扫了全场一眼,语气充满无限凄凉,娓娓说道“事发当晚,镖局的一名趟子手无意碰见三叔与二狗子去过家父房间,还听见屋里有争吵之声……”说完,似乎言未意尽,沉吟片刻,继续补充道“腾王阁与阁下相碰,乃事先安排,并非巧合。可惜啊,二狗子却不幸丧身!”

百变书生闻言,哈哈大笑,得意忘形道“你看看老夫是谁?”他一声狞笑,用手往脸上一抹,顿使在场之人大声惊呼“啊,二狗子!”

“不错,老夫就是二狗子。”百变书生易容术确是已达登峰造极,举手投足之间,就把肖阳春变成老实巴交的二狗子。

司马智远见百变书生变出二狗子时,他那一直疑虑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。

鲍玉厉声问道“那真正的二狗子又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百变书生见在场之人都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,心里那份高兴,真是无法形容,嘿嘿奸笑道“真正的二狗子早在数月前就被三当家解决了。”

鲍玉不听则罢,闻后气得暴跳如雷,虎目射出令人胆寒的利光,左掌一挥,啪!啪!两声,狠狠地抽了昔日情同手足的王良刚两记耳光!怒气冲天道“你这无情无义,狼心狗肺的东西。我鲍玉与你义结金兰,真是瞎了狗眼!”

王良刚脸上当时就红肿起来,他不但没有悔改之意,反而激发起他多年埋藏在心里的怨恨,他感到十分委曲,大声武气地数落道“这麽多年,镖局的银两,都被他司剑雄一人拿去赈灾济民,扶弱济困。我们跟随他十几年,立下不少汗马功劳,什么好处也没捞着?最想不到的是,总镖头一职,居然还要子成父业!”

他一语道破玄机,目地就是没有坐上总镖头的位置。

鲍玉气得浑身发抖,厉声喝斥道“你……真是无可救药!”

一旁的杨风皎赶忙出面制止,亲切地安慰道“二叔,别与他一般见识,好好保重身体。”

司马智远没有想到父亲一句无心之话,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。真是难以预料哇!

百变书生在一旁发出幸灾乐祸的讥笑声,“老夫欲称霸武林,看中神威局这块风水宝地。可是,司剑雄不但不愿与老夫携手共事,反而,还联络江湖各大帮派公然与老夫对抗。所以,老夫也只好将他杀死以以绝后患。什么除强扶弱,杀富济贫,这些冠冕堂皇的言词,全是骗人的鬼话。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这才是老夫一生所推崇的圣训!”

杨风皎“呸”的一声,柳眉一扬,杏目圆睁,挖苦道“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。你企图称霸武林,真是大白天说梦话,痴心妄想!”

百变书声毫不动气,戏谑道“他到底是你的什么人,这样帮他说话?”

司马智远一口接道道“我是她什么人并不重要,也没有必要告诉你。”

说完,司马智远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从百变书生身上收回,慢慢地落在了脉脉含情的杨风皎那一张迷人的脸庞上,柔情满怀道“没有她,又怎能钓出你这条大鱼!”

百变书生冷笑地问道“是吗?”

司马智远“不错。”

百变书生“你好像很有把握?”

司马智远“是。”

百变书生“狂妄无知。”

司马智远智珠在握,以嘲弄的口气说道“可惜,真是可惜!阁下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步棋。”

最新小说: